職工藝苑
【散文】往事難忘
發布時間:2020-04-10 文章來源: 作者:□ 李守軍 瀏覽:

 

休班在家整理書櫥時,偶爾翻到一份舊報紙,看到自己發表過的一篇文章《賣蛋生涯》,重讀之后浮想聯篇,我又陷入對往事的回憶。

記得1998年前后,受亞洲金融危機影響,我所在的工廠已不能按時發放工資。后來我的工作關系調入礦區,在家待崗,每月只開240元的生活費。當時經濟蕭條,煤炭滯銷?!按蠛記]水小河干”,那時對這樣的話理解最為深刻,企業不景氣,職工自然沒有好日子過。

手里沒有一技之長,能做什么呢?那段時間,我做了很多嘗試,吃了很多苦頭。第一天早起去販青菜,記得從棗莊市里蹬著三輪車到幾十里路的郊區,批發了青菜再到到橡膠廠區去賣,辛苦不說,7分錢批兩毛五賣,到最后竟然還折本。我又販水果賣,仍然賺不到錢。后來我又學做蛋糕,同樣無法賺錢。那段時間我真的是感到生活無比艱難,簡直對自己喪失了信心,我有一個很深的感受就是:人,為了生活,不能為所欲為;但為了生活得費盡心機。記得當初我還有一種強烈的面子觀,認為商販在社會上的形象并不是十分光彩的,因為有“無商不奸,無奸不商”的說法,后來我反復想開了這個問題:我賣之,人買之,公平交易,童叟無欺,何奸之有?我付出了勞動,從中收取相應的報酬,量力而求財,有何不光彩?認準了這個理,我就踏踏實實干了起來。后來我又學著販雞蛋,終于可以賺夠生活必需的花銷,于是我就堅持下來。當然,販賣雞蛋也很辛苦,每天天不亮就要起床,蹬上三輪車到十五公里外的市郊鄉養雞廠進雞蛋,然后再拉到市場上去賣,經常到天黑之后才拖著疲憊的身子回家,整日守著雞蛋攤子,經受著寒冷暑熱、風吹雨打,餓了就買個菜煎餅充饑。

記憶最深刻的就是有一次冒雪批發雞蛋,我的妻子非常擔心,挺著大肚子去接我,至今想來仍內心酸楚。

那天灰色的云層像一頂巨型的帽子,把天空壓得很低,大片的雪花像鬼精靈被風翻卷著、打著旋,天地間白茫茫一片。下了解放路往東到市郊鄉養雞廠還有一段泥路,坑坑洼洼的路面被積雪覆蓋,天黑以后就更難行走,必須在天黑之前趕過這段泥路。于是我就拼命地蹬車,任狂風裹夾著雪花打在臉上,落進脖頸里也全然不顧,木然不覺。后來雙腳凍得麻木了,雙手也僵硬得不聽使喚,但是那時一心想著要批發到雞蛋,要對客戶有個交代,這種意念支撐著我必須堅持。到了雞場,早有幾輛機動三輪車等在那里,經過好一番爭奪,才從他們手里勻出了六箱雞蛋,總算這一趟沒有白來。

從雞場出來,風雪仍然沒有停止,地上已經有了厚厚的積雪,只能推著三輪車趕路。雞蛋怕凍,我就脫下外套蓋在雞蛋箱上,我瘦弱的身軀在呼嘯的風雪中顯得更加單薄。緊趕慢趕,趕到解放路上已是華燈初上。當我剛想停下來喘一口氣歇一歇時,卻看見我的妻子挺著大肚子在風雪中等我……妻子一把攥住我的手,用微顫的聲音說“可把你盼來了,你要再不來,我的心就要碎了?!鄙畹钠D辛,對妻子的虧欠,一時襲上心頭,當時我只覺得喉頭哽咽,淚水即刻在眼眶中打轉,趕緊扭過臉去,不想讓妻子看見我在流淚,此刻妻子也已是淚水漣漣。我調整了一下情緒,趕忙拍了拍妻子的大肚子,故作幽默地說:“只要雞蛋不碎就好啦!有你們娘倆雪中保駕護航,上蒼一定被感動了,明天我們的雞蛋準能賣個好價錢?!蔽业脑捳Z又把妻子逗樂了。

2000年以后,煤炭行情逐漸向好,我回到礦上上班,從此結束了賣蛋生涯。我再也不用騎著三輪車為生活而奔波,安安穩穩地好好上班,有固定的收入,培養教育孩子,現在我的兒子已讀大學。

現在我每天坐班車上下班,如果下班不回家,職工宿舍也很舒適,冬有暖氣、夏有空調,各方面條件都很好,空閑時間也可以去職工活動中心打打球,鍛煉鍛煉身體,或者去閱覽室閱讀報紙,看看雜志、上上網。吃飯去食堂,食堂的飯菜種類多,價格也實惠。近年來礦區井下取消了夜班生產,職工勞動強度大大降低,處處體現出人文關懷,就連井下也實現了智能化采煤,現在我們煤礦工人的生活真是越來越好了。